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

    亚洲最大赌场,老牌信誉大额无忧。24小时存取款秒到账,政府颁发执照,安全有保障。电子游艺,真人视讯,棋牌游戏样样火爆!期期好礼相送!
  • 凯旋门娱乐城

    凯旋门娱乐城

    凯旋门娱乐城 老牌首选大额无忧。注册自动即送8元,存款1元再送18元。电子游艺优惠多多、期期好礼送不停!
  • 澳门美高梅

    澳门美高梅赌场

    【澳门美高梅赌场】亚洲顶级娱乐场,官方直营国际品牌,七大真人视讯平台,VIP会员时时返水,线上存款返点0.5%,亿万好礼期期送。
  •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

    500W彩票下载APP送28元,首存再送8888元.时时彩 北京赛车 快三 11选5 幸运28 六合彩 PC蛋蛋 分分彩
  • 澳门百利宫

    澳门百利宫赌场

    澳门百利宫赌场官方直营,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提款超速
  • 99百家乐

    99百家乐

    【99百家乐】官网:999702 微信扫码支付无需提交存款单秒到账扫一扫1-50000元!上万款游戏任您选,下载手机 APP 即送18元 每日签到送豪礼,99百家乐全勤奖金周周送!
  • 888真人

    888真人娱乐场

    888真人网上真钱赌场,信誉最好的平台,亿元现金好礼期期送,提款超速!
  •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娱乐城

    威尼斯人娱乐城, 七大主流平台,铸就品牌辉煌,亿万现金好礼期期送。相信威尼斯人,相信品牌的力量。
  •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永利澳门】首存赠送100%彩金。免费试玩金2000元,存提款超速。澳门博彩老品牌,值得您信赖!
  • 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娱乐场】官网:999350.com,老品牌信誉好、大额无忧。24小时存取款火速到账,澳门政府颁发执照,安全有保障。电子游艺,真人视讯,棋牌游戏样样火爆!微信支付宝 转账到银行卡赠送:1.3%返利,单笔支持50000
  • 百家乐赌场

    百家乐赌场

    【百家乐赌场 官网:650877 .com】由百家乐赌场官方直营,拥有最经典的五大老虎机平台,真人百家乐、大型电玩、每月提供超10000场的体育竞猜等最前沿的线上游戏。最专业的老虎机平台,超级彩金等你来。21世纪以来,最受玩家认可和信赖的网上人气赌场!我们的原则:出款快、资金安全、服务至上
  • 永利高赌场

    永利高赌场

    【永利高赌场】首充即送28元,次存再送888元,天天8888元红包抢不停,天天返水3%!
×

选择推广文案

【网盘】【TXT/4.32M】【第十三只眼】【完结】【作者:慵阳】

http://yqq8wifi.com/cnhk8/?x=0

查看: 214|回复: 3

[转帖-正规] 【网盘】【TXT/4.32M】【第十三只眼】【完结】【作者:慵阳】

[复制链接]

等级:图吧发帖团

Level 11

1518

主题

1557

帖子

6003

积分

图吧发帖团

积分
6003

玄铁会员青铜会员白银会员建设巨匠建筑大师原创达人原创大师峥嵘岁月辉煌荣誉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22:5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杏吧有你,春暖花开!马上注册,看更多精彩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资源名称】【第十三只眼】【完结】【作者:慵阳】
【资源大小】 4.32M
【资源格式】 TXT
【合集目录】
【发布方式】飞猫网盘(飞猫SVIP优惠码:FM666NIY8HZHSVIP), yunfile网盘,DuFile网盘
【下载地址】
http://tadown.com/fs/9l8y2231469070f460/
http://www.fmpan.com/file-1940736.html
http://nicedac.com/file/6defc3c7679d669b.html
点击网址如无法下载,请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打开!
解压密码:sex8.cc
【内容简介】

  《第十三只眼》全集

  作者:慵阳懒昧

  我小时二逼淘气,曾惹下一段祸事。

  为此,我和中了大乐透一样,牛逼轰轰的有了三条影子。

  一黑,一红,一蓝。

  我没少拿这事儿得瑟,虽然这三条影子只有我一个人看得见。

  一日夜里,红色影子离开我的脚下,向着漆黑夜色狂奔而去。。

  我一看,急了,拔腿就追!你丫跑了我拿啥得瑟!跟我这么久了,要走也得打声招呼吧!

  点点渔火的河畔旁,我追到了我的红色影子。正跟在一个穿着黑色衣裳的男人身后。

  男人抱着一只大大的玻璃罐子蹲在地上,右手在地上摩挲着找什么。

  我向前两步,气喘吁吁的搭话,“这么晚了摸石子干吗?”

  男人没有抬头,每往罐子里放一颗‘石子’,便轻数一下。

  一只、二只、三只、四只……十二只?

  男人的声音变得迟疑。把罐子里的东西倒出,又数了一遍。

  一只、二只、三只、四只……十二只……

  “数啥呢?”

  男人抬头,怀中的罐子被远处的河灯照亮。那里面,不是石子,而是一颗又一颗血淋淋的眼球。

  我吓的一哆嗦,身上寒毛炸起。

  这个男人五观不全,没有眼睛,嘴大鼻子小,和后来电影里的伏地魔长成了一个德行。

  瓶子里的十二颗眼球同时看我,‘伏地魔’桀桀的笑了。

  “第十三只眼,原来你在这里……”

  第一章哎哟,那不堪回首的小时候儿

  我叫苏青柠,玛丽苏的苏,青苹果的柠。

  名字的来由,是因为我妈怀我时,我爸买的一兜橘子。

  那个酸,别说我爸,就我妈这个孕妇,吃一口也是直皱眉,根本无法下咽。

  我妈就说这个肯定不是橘子,虽然季节不对,可橘子肯定不是这个味儿。我爸是粗人,买的时候也没问。因为心虚,就嘴硬说是橘子,我妈吃不下去,是因为我妈胃口不好。

  两人因为这事儿嘴碎的吵了两天,最后拿去给见过市面的村支书看。

  村支书说这是青柠檬,不能鲜吃,只能榨汁。

  我妈一听不错,就用这个给我做名字了。我也觉得不错,不然叫苏橘子,想想就后怕!

  别看我名字起的挺秀气,其实小时候特别淘气。淘气到什么程度,我能在一天里把住在我隔壁的二蛋修理三遍,把他蛋蛋拿绳系上扯着玩……气得隔壁我二婶,也就是二蛋他妈天天上我家找我爸揍我。

  要说我爸揍我,可比揍我弟狠多了,倒吊起来用皮带抽。我妈还时不时的在边儿搭把手,把一对一单方面猛k变成二对一男女混合双打。

  还根据战况喊出各种助战口号。

  我爸如是喊:“小b崽子,看今个儿不拔你一层皮!敢把二蛋蛋蛋系上,系坏了,你给他当老婆?”

  我妈心更狠:“往死了抽,抽死我再生!”

  嗯,不用你们说,我也觉得我不是这对混合双打冠军亲生的。(说打得对的那几个站出来,有本事放学别走,老娘要用刀和你们谈谈你们的下半身和下半生!)可没用,我就是改不了这性格,打多少遍都没记性。

  直到有一次,我惹在一桩祸事,性子才算有所收敛。

  我那会儿刚六岁,整天在村儿里晃着玩儿。要说那会儿的治安,可比现在好多了。我早上天刚亮就跑出去,晚上擦黑才回家,绝对不会丢。而且我妈不用担心我饿肚子,到谁家,谁家都乐意给喂得饱饱的。

  不像现在,女大学生说失联就失联,不是被那啥了就是被那啥了。反正没有我小时候那啥,多的话我也就不那啥多说了。

  一天闲来无事,我就招呼我那些虾兵蟹将去野地里玩。

  男娃去水田里抓蛤蟆,女娃在田梗边上挖菜。

  要是往天,身为孩儿子头的我一定会下水摸蛤蟆。可因为上两天刚挨了顿狠打,走道费劲儿,所以就消停的拿着xx卫生巾的袋子在一边挖菜。

  乡下的野菜很多,有婆婆丁,抢莫蒜(家香话,一种小野蒜),蒿芽,柳籽儿等等。因为刚回暖不久,野菜就只有两样。

  婆婆丁和抢莫蒜。不用烹制,洗干净蘸鸡蛋酱就是一道难得的美味。

  因为我弟特别喜欢吃抢莫蒜,所以我就只往那上面盯。抢莫蒜长在地底下,非常不好找,要看叶子。

  用手轻轻一捏,叶子是圆的空心的,那就是了。拿刀从一侧往深了一剜,就出来一个小蒜头。

  我找这个很有经验的,边走边挖,不一会儿就挖了半口袋。当然,离我那些小伙伴儿,也越来越远。

  刚想起身回去,就发现脚下有三簇圆圆的叶子迎飞轻摆。我用手一捏,果然是抢莫蒜。

  这么粗的蒜叶,下面的蒜一定很大。

  也不想着回去了!我把xx卫生巾的包装袋往旁边一甩,撸起袖子开挖。

  先用刀后用棍最后用手拔,不知不觉,眼前的地面已经让我刨了个半尺深的坑。

  可蒜,还没影呢!

  哎呀我去,这小玩意儿长得还挺顽强!

  心中不服的我捡起刀,继续往深了挖。挖了几下,刀被挡住,再挖不下去一点。

  我用刀戳了戳,不是石头。拔开土一看,是块木板。

  已经腐烂了,我用刀又戳了两下,一下子戳出了个黑窟窿。

  一股说不出的臭味传来,熏的我跌了个跟头。

  要是一般人,这时候早跑了。

  可我就跟魔障了一样,非要把那三颗蒜挖出来不可。

  于是我屏着呼吸,连扣带刨,硬是帖着木板把那三颗蒜给挖出来了。

  心满意足的站起来一看,我才发现我刚刚挖到的那块木板,是棺材的一角!

  而且,被我用刀戳了个窟窿!

  我小时胆壮,不仅没害怕,反而蹲在地上往窟窿里面看。

  窟窿里面纯黑,看不清一点东西。正午的太阳火辣辣的直射下来,没能把里面照亮一点儿。

  见什么也看不到,我拎起袋子往回走。

  远处,二蛋已经生火烤蛤蟆了。

  回去的路走到一半,我突然觉得长在坟边的这三颗抢莫蒜特别恶心。于是三两步跑了回去,忍着臭气把蒜又埋回去了。

  本来想把那个棺材角也给埋上,可那味儿,实在是让人受不了!再加上那会突然刮起了小风,吹的我心里毛愣愣的。

  一连打了个两个冷颤后,我撒丫子就往回跑,就像后面有狗追一样。

  回去的时候,二蛋他们已经把蛤蟆烤好了。虽然不多,身为大姐头的我却独享了五个。

  美味当前,谁还记得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擦擦沾灰的嘴,我狠扁了二蛋一顿,以解他妈到我家告状之仇。

  并插着腰,和颜悦色的对他教训道,“二蛋,你敢告诉你妈我揍你,我就把你蛋蛋揪出来当泡踩!”

  二蛋一捂裤裆,撇着嘴哭道,“小柠姐,我,我不和我妈说。”

  “叫大王!”这蠢货,怎么教不会,真让我操心。

  晚上,‘蠢货’的妈,我二婶再次杀进我家,我的晚饭也从蛋炒饭变成了竹板炒肉,扫帚巴掌一锅烩。

  这回的男女混合双打结束后,我非常争气的发烧了,体温差点就把温度表的红线顶到头。

  我琢磨着,这怎么也得有七八十度吧。

  我妈抱着我直掉眼泪,一水瓢砸向我爸的脑袋,“哪有这么打孩子的,你当老娘生孩子和母鸡下蛋似的,蹲那一使劲儿就出来了?小丫要是有事儿,你信不信老娘把你根儿剪了喂狗?”

  我爸脑袋被打水瓢打得‘嗡’的一声,脸色当时就变了。不过他没和我妈这个老娘们家家的见识,转身出去找大夫去了。

  我们村儿不大,就两大夫。一个是快八十岁的赤脚郎中,一个是念完中专回来,拿行医执照的西医。

  我爸先找的,是那个牛逼轰轰,要钱死贵的西医。

  一个退烧的小平针扎下去,我这体温不仅没降,反而噌蹭的往上窜。

  那感觉,和被放锅里煮了一样。

  当时电视上有个感冒药的广告,主角是一青一红两大闸蟹。

  青蟹问,哥们,让人煮了啊。

  红蟹说,什么啊,发烧。

  我此时的感觉,就和锅里的螃蟹差不多。

  那个大夫给我治了两天,打针吃药吊水一样没少,可体温就是占领高位不后退一步!最后那大夫把听诊器一摘,和我爸说,“送医院吧……”

  那会医院那个烧钱劲儿,我就啥也不说了。仪器做了一堆,结果是我除了发烧没别的问题。

  可这烧,打多少药退不了。

  住了两天院后,我妈主意颇正的带我回家了,为此,还和我爸打了一架。最后,以我爸失败告终。

  回到家,我妈就把那个八十多岁,一条腿都迈进棺材里的老郎中----我三爷找来给我治病。

  三爷把三根像树皮一样的手指往我脉门上轻轻一搭,只一会就拿开了。没等我妈问,他就明说他治不了。

  三爷虽老,说话却中气实足,他把手往西一指,“她得的不是实病,你们去那儿看看吧。越快越好,别耽误了!”

  我们村儿的西边是一大片树林,在没改道前(废弃了原来的土路,另修了沙石路),树林里有个只住了十几几户人家的老村。

  现在,那十几户人家都搬进了我们村儿,只有一家姓吴在那坚守。听村儿里的老人家说,那家的女主人是跳大神的。

  跳大神也叫看香,出马,反正就是封建迷信的东西。

  我三爷走了后,我爸妈没再耽搁,把我弟放在隔壁二婶家,背着我往西边去。

  到老村时,正是天擦黑的时候儿。

  因为荒废了,村里到处都是一米多高的高草,走到里面,沙沙直响。那些被废弃的房子,只有两三间上着锁的看着去还算完好,其余的,都已经破败。

  没了门和窗户的老房,像张着大嘴要吃人的怪物。

  老吴家住在老村的最西边,要穿过整个废弃的老村。深草里有条羊肠小道,可因为刚下完雨,特别难走。

  而且特瘆得慌,不时的有不知名的动物在草丛里跑过,还有树上的鸟,叫的和小孩哭一样。让人听了不由得心里打颤,头皮发麻。

  我不敢看不敢听,把脸藏在了我爸的后背上,用双手把耳朵捂得紧紧的。

  我爸背着我到老吴家时,老吴家的男人正在院子里打水。天色黑漆漆的,勉强能看清人影。

  我爸让我叫他三叔,我妈让我叫他四哥,也不知道这两人都是从哪论的辈份儿。

  因为老村儿只住了这一家人,所以没有拉电。吴三叔把我们进西屋后,点了两根蜡烛照明。

  屋里灰蒙蒙的,除了炕和炕柜,就是地上摆放的两只用树桩做成的椅子。我们一家三口的影子被拉长映在发黄的墙上,张牙舞爪的。

  空气里,是灰尘和刷锅水的味道。

  问明我们的来意后,吴三叔转身出去了。不一会儿,过来带我们去了东屋。

  东屋里也是点了两根蜡烛,光线却比西屋亮堂的多。摆设也多,炕上有炕柜,饭桌,被隔,地上有两口牡丹花大柜,三四只凳子。靠南墙,还有一个披红挂金的香案。

  吴三婶坐在炕上,闭着眼睛,吧嗒吧嗒的吸大烟袋,脸色灰暗,手指甲里全是泥,头发梳的也不整齐。

  她不像吴三叔看起来那么和气,睁眼睛瞄了一眼我妈后,让我妈带着我去香案前跪下磕头。

  磕完后,给我把脉。不同于三爷的只用三根指头,她是用整只手握在手腕上。

  说来也怪,我爸背我来这一路,我都没觉得怎么样。可吴三婶一握我手腕,我脑袋里和心里就说不出来的难受。

  难受到看东西都是双影,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却怎么也哭不出声来,喉咙里像是塞了块棉花。

  我用力甩吴三婶的手,不想让她碰我。偏偏她的手就如生了根一样,怎么都甩不下去。

  等吴三婶真把手从我手腕上拿下去后,我脑子里‘嗡’的一声,和被人敲了一棍一样。那种痛,根本没法忍受,我把头扎进我妈怀里,器闹着让我妈拿刀把我头给砍下去。

  吴三婶去拜了香,咿咿呀呀的念唱了几句听不懂的话后,身子大幅度的摇摆起来。

  新点的香烧下去三分之一时,吴三婶突然站起身,脸色变得极为不好。

  我妈问怎么了,吴三婶摇头说没救了。

  “这丫蛋太能惹祸,她三天前刨了人家坟,拔了人家坟前三注香,还把人家棺材给凿了个天洞。这两天,又是刮风又是下雨,人家一把老骨头都被泡水里了。这种大仇大恨,人家怎么会轻饶了她?”

  

打赏

参与人数 1金币 +10 收起 理由
后来~ + 10 [评分]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打赏

————————————————————————————————————————————————————————————————————————
【分享赚钱】—【杏彩传承 耀世而出】——【杏吧论坛.com】—【APP下载】
回复 + 2银币

使用道具

等级:Level 6

0

主题

339

帖子

57

积分

Level 6

积分
57
发表于 2018-3-15 07:50:46 | 显示全部楼层 |
谢谢分享

等级:Level 6

0

主题

6816

帖子

50

积分

Level 6

积分
50
发表于 2018-3-15 15: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
谢谢分享啦。

等级:Level 5

0

主题

2209

帖子

43

积分

Level 5

积分
43
发表于 2018-3-15 18:24:17 | 显示全部楼层 |
谢谢楼主的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X
TOP 加入VIP 登录注册
签到中心
微杏APP
百年杏吧杏彩蜜桃儿博马365摩臣娱乐嗨商城派趣游戏杏吧棋牌摩登娱乐HQ8

加入我们|杏吧直播|杏吧浏览器|广告合作|最新地址|手机版|小黑屋|Facebook|Twitter|杏吧-华语第一成人社区

国外社交媒体: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witter  Tumbrl  Tumbrl  Tumbrl  Tumbr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Xvideosl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Pornhub GMT+8, 2018-6-18 19:47